财富热线:4000-778-799

财经资讯

港视金融财经资讯(2016年11月第36期)

2016-11-07 14:27:36

 

一、全国人大免去楼继伟财政部长职务 任命肖捷为财长

【全国人大常委会任免国家安全部、民政部、财政部部长】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7日经表决免去耿惠昌的国家安全部部长职务、李立国的民政部部长职务、黄树贤的监察部部长职务、楼继伟的财政部部长职务,任命陈文清为国家安全部部长、黄树贤为民政部部长、肖捷为财政部部长。(崔清新、陈菲)

楼继伟,男,汉族,195012月生,浙江义乌人,1973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82月参加工作,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数量与技术经济系经济系统分析专业毕业,获经济学硕士学位。

1968年至1978年南海舰队4009部队战士,首钢总控室、北京自动化研究所工人。1978年至1984年先后在清华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习。1984年至1988年历任国务院办公厅调研室财金组主任科员、副组长(副处级),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物资经济研究所成本价格室主任(正处级)。1988年至1995年历任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副主任(副局级),国家体改委宏观调控体制司司长。19959月至19983月任贵州省副省长。19983月至20072月任财政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20072月至9月,任国务院副秘书长(正部长级)、机关党组成员兼国家外汇投资公司筹备组组长。20079月至20087月任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20087月至20133月任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20133月任财政部部长、党组书记。中共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共第十六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

肖捷,男,汉族,19576月出生,辽宁开原人,博士研究生,19763月参加工作,19858月入党。曾任国家税务总局党组书记、局长。

19763月至197810月,北京市机械局机械研究所、机电研究所工人;

197810月至19829月,中国人民大学财政系财政金融专业学习;

19829月至19871月,财政部综合计划司长期计划处干部;

19871月至199112月,财政部综合计划司长期计划处(长期计划预测处)副处长(其间:198711月至19894月赴联邦德国进修);

199112月至199311月,财政部综合计划司长期计划预测处处长(199110月至199210月挂职任辽宁省阜新市计划经济委员会副主任);

199311月至19947月,财政部综合计划司副司长;

19947月至19987月,财政部综合与改革司副司长(19929月至19957月,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财政专业在职研究生学习,获经济学博士学位;19949月至19957月,在中央党校一年制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

19987月至20006月,财政部综合司司长;

20006月至20019月,财政部国库司司长;

20019月至20057月,财政部副部长、党组成员,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200410月任),中央保健委员会委员(20027月任);

20057月至20078月,中共湖南省省委常委、副省长;

20078月至20133月,国家税务总局党组书记、局长;

20133月至今,国务院副秘书长。

中共第十七届、十八届中央委员。(来源:新华网)

二、人民日报刊文:让金融发展绿起来

随着绿色发展大潮涌起,发展绿色金融成为时代呼唤、实践要求。在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杭州峰会上,中国首次将绿色金融列入G20议题,倡议发起G20绿色金融研究小组,并形成了G20绿色金融综合报告,强调绿色金融能产生环境效益、对可持续发展具有支撑作用。让金融发展“绿”起来,需要金融机构强化对环境风险的认知,增加环境友好型投资,抑制污染型投资。同时,还需要整个金融体系加强对环境风险的有效管理。

在绿色发展理念引领下,我国绿色金融发展进入快车道。今年前7个月,我国发行绿色债券约180亿美元,占全球同期发行的绿色债券40%以上。今年8月份,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这表明,作为一项创新性的市场化制度安排,绿色金融在我国已得到广泛关注和大力推动。

也应看到,我国绿色金融发展还存在一些突出问题。比如,金融的商业性与环保的公益性之间存在一定矛盾,一些银行还缺乏实施绿色金融所必需的对环境风险的专业分析能力,绿色环保项目的长期融资与银行的短期贷款期限存在错配问题等。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加强制度设计,对金融机构实行正向激励,建立全方位推动绿色产业发展的绿色金融发展长效机制,包括提高绿色项目投资回报率和融资可获得性,降低污染型项目投资回报率和融资可获得性,以财政资源撬动社会资本投入绿色产业等。建立这样的长效机制,可以从正式约束、非正式约束和实施机制三个方面着手。

正式约束的绿色金融具有明确的规章制度,是绿色金融的主要构成部分。如中国银监会《绿色信贷指引》规定,银行业金融机构应重点关注可能给环境和社会带来的危害及相关风险,对环境和社会表现不合规的客户,应当不予授信;对已授信项目,应当设置环境和社会风险评估关卡,对出现重大风险隐患的,可以中止直至终止信贷资金拨付。

非正式约束的绿色金融是一种公众自愿参与的绿色金融制度安排。政府机构应将相关项目、计划通报给公众,让公众充分了解、参与并表达自己的意愿;积极征求利益相关方意见,实行民主决策,积极化解矛盾。在这个连续的双向意见交换过程中,相关组织和个人可以采取众筹的方式募集资金,支持环保项目。

绿色金融的实施机制主要包括市场机制、财政支持机制、舆论监督机制等。市场机制是确保绿色金融可持续发展的长效机制。比如,建立生态补偿机制就是依据市场规则办事。有时就单个环保项目来讲可能是微利或亏损的,但如果算上环境破坏的机会成本,加上生态补偿,总体上就至少可以获得平均利润。再如,可以以大气、污水处理为切入点,积极建设碳交易和排污权交易市场。商业银行可以积极开展碳金融投资银行业务,结合节能减排项目贷款,开展碳权质押融资贷款,发展与碳排放挂钩的理财产品。财政支持机制具有撬动绿色金融发展的关键作用。环境项目一般具有公共产品属性,财政可对其给予一定比例的补贴。比如,建立环保金融银行,专门扶持公益环保项目,通过财政与金融相互配合来推动绿色金融发展。保护环境、绿色发展,需要形成良好社会舆论环境。应大力宣传环保知识和行动,树立正面典型。同时,完善舆论监督机制,对破坏环境的行为进行揭露、曝光,形成保护环境人人有责、环境保护人人负责的社会氛围。(来源:新浪综合)

三、个税、房地产税等改革推进 直接税将成税改重点突破口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日前,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主办的“财政与国家治理暨财政智库60年”研讨会上,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发表书面讲话表示,“我国现代财政制度建设迈出实质性步伐”,他还表示,“环境保护税、个人所得税、房地产税等改革正在积极推进”。

在财税体制改革下一步推进路线图上,包括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与支出责任划分改革,积极推进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改革,推进房地产税改革,继续推进资源税改革等任务都已经跃然纸上。与会专家特别指出,直接税改革是当前改革中的一项“短板”。包括房地产税、个人所得税在内的直接税改革将成为下一步改革的重要突破口。

与会财政系统人士也描绘出财税体制改革下一步的路线图,包括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与支出责任划分改革,积极推进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改革,推进房地产税改革,继续推进资源税改革等任务都已经跃然纸上。

专家特别指出,直接税改革是当前改革中的一项“短板”。包括房地产税、个人所得税在内的直接税改革将成为下一步改革的重要突破口。

在高培勇看来,本轮财税体制改革中,以间接税为代表的税收制度改革取得积极进展,但另一翼的直接税改革相对缓慢,总体上系“跛脚”式推进中的“卡脖子”工程。预算管理体制改革仍有“在建”工程,财政体制改革有些具体方向尚待明晰。总体而言,作为一个整体的财税体制改革尚不够均衡,亟待协调推进;对于深化改革的支撑性和基础性作用逐步显现,但需加力增效。(来源:凤凰财经综合)

四、国研中心主任:金融和房地产领域出现资产泡沫现象

距离年底还有不到2个月的时间,今年的经济目标能否达成,成为各方关注的重点。同样备受关注的还有即将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会议将对明年经济政策走向作出部署。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一热门词语就是由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正式提出。《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从近期发布的前三季度经济数据来看,已取得一定成效与进展。

116日,在国研智库论坛·2016年会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表示,一年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了成效。但也要清醒地认识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目标还远未完成,下一步要继续加大推进。同时,李伟指出,从更长时期和深层次来看,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尚未形成。当前,中国经济最突出的结构性矛盾之一,就是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脱节:金融领域和房地产领域出现了资产泡沫现象,非实体经济聚集了过多的发展资源,严重削弱了增长新动力赖以形成的基础。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目标还远未完成

一系列数据均能表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取得成效。

三去方面,数据显示,截至9月末,钢铁煤炭行业业已退出的产能达到全年目标的80%以上,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产成品存货同比下降0.8%商品房待售面积较2015年末减少2241万平方米,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同比下降0.6个百分点。

降成本方面,今年前三季度,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比上年同期减少0.24元。

补短板方面,前三季度,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水利管理、农林牧渔业投资同比增长分别高于全部投资35.212.311.9个百分点。

此外,产业结构接续改善,数据显示,第三产业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比上年同期提高1.6个百分点;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速比规模以上工业快4.6个百分点。

在看到成绩的同时,李伟指出,要清醒地认识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目标还远未完成。煤炭、钢铁行业的一些落后产能还未被真正淘汰,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规模依然很大,企业部门杠杆率还需要进一步下降,企业成本尚有进一步降低的空间,城市基础设施和欠发达地区的基础设施还需要大力建设。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军扩在会上表示,经济增长的积极因素在增多,经济企稳的迹象更加显著。但经济的企稳回升的基础还不牢固,下行的压力不小。中国经济是否有稳固的基础,还是取决于改革。

张军扩举例说,实际上我国很多领域是有投资需求的,特别城乡基础设施方面有很大的投资需求,如农村危房改造等方面,有很多地震带上的住房,一旦发生地震,生命财产将会受损。同时,我国钢材水泥大量过剩。如果这方面的需求得到释放,就能改善两端。但是这其中又牵扯到农村建设用地制度、投融资改革制度的推进等问题。

另外,在要素供给上,张军扩表示,我国经济进入新阶段,劳动力成本有大幅度提高,高于非洲东南亚,但与欧美来讲,还是低得多的。企业反馈成本高,是受其他方面成本高所影响,这也使得劳动力资源优势[1.47%]难以发挥。

他讲述了一个案例,一个东莞生产陶瓷的企业,到美国投资后发现,在美国投资生产的陶瓷成本低于国内20%30%。企业发现,美国成本低不是低在劳动力,而主要在低于电力、天然气等成本上,这方面的成本仍有降低的空间。

培育新动力需要供给侧、需求侧都给力

在继续推进改革的同时,张军扩指出,经济中的新动能还不够强大,还不能对经济稳定增长起到主力军作用。

在李伟看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根本目的,就在于通过改革完善体制机制,促进形成新的增长动力。

李伟表示,一方面,一些新的经济增长点往往诞生于实体经济领域;另一方面,如果没有实体经济的充分发展,虚拟经济也将难以健康发展,甚至会出现因为虚拟经济的过度膨胀而危害整个发展的情形。

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发达国家纷纷推行再工业化再制造业化战略,就是对虚拟经济脱离实体经济而过度发展进行深刻反思后,做出的理性选择。李伟说。

对于如何壮大实体经济发展,李伟表示,要继续扩大制造业总规模,壮大实体经济。加快提升制造业产品质量,做优实体经济;适应新技术革命蓄势待发的大趋势,提升实体经济。

李伟指出,供给侧和需求侧是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两者共同发力,推动经济持续发展。培育增长新动力,既需要从供给侧发力,也要在需求侧为实体经济成长创造市场机会。

他解释说,企业的创新能力和市场竞争力是在生产经营过程中积累起来的。如果企业产品销售不畅,长期处于产能过剩的状态,企业的效率改进、技术创新、人力资本积累、生产设备升级、管理优化等都会受到严重影响。一些新的技术、新的产品、新的产业,如果没有相应的市场需求,可能会被扼杀在摇篮中。

在为实体经济发展开辟市场需求上,李伟建议,要提高劳动报酬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占比,增大国内消费升级对产业升级的拉动作用。加快中西部地区的工业化和城镇化步伐,增强中西部地区对国内产品的吸纳能力。积极探索全球化背景下,为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育和成长创造市场机会的途径和方法。

近期一些机构也发布了对于中国经济的预判。在中金公司2017宏观策略媒体会上,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表示,维持2016年实际GDP